您的位置: 榆林信息港 > 健康

回家喜忧参半如何解决春运一票难求

发布时间:2019-06-13 19:37:33

回家喜忧参半 如何解决春运“一票难求”?

18日,农历腊月二十五。春运进入高峰。雨雾天气渐次降临。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内地,有人已经喜悦还家,有人正在回家的路上,还有人滞留在各大城市的车站,苦苦等待那张牵连温暖与亲情的车票。   年复一年春运,几多欢喜烦忧   尽管我国陆路、水路、航空的运力不断增长,然而在大多数远程返乡的人看来,年复一年的春运仍然像一部猜不到结局的“悬疑大片”:回家过年能否踏上归途?   “为这两张票,可没少费时费力。好在终于买到了,虽然辛苦,也算是有了个好的结果,想着就能回家了,拿到票的时候挺开心的。”在广州工作的李丹告诉。   李丹老家在河北。她说,为了买21日回家的票,她9日和10日几乎整天时间都花在买票上,“左手打订票,右手在上刷票”。   李丹说,如此双管齐下,但“打了上百次,登录了上千次,还是没有买到票”。后来李丹在上搜寻“订票秘笈”时发现了一款自动刷票程序,借此“偏门”成功买到了火车票。   虽然过程辛苦,但李丹的结局是美好的,而在北京工作的老汪没有她这么幸运。   老汪说,他们一行五人原先准备坐飞机回家过年,不料春节期间航班调整,预订的航班延迟。于是转而购买火车票,通过关系,只买到了两张。另外通过订票,又买到两张,还缺一张再也无法买到。无可奈何之下,剩下一人只能借车自驾回家。   “一张火车票,不把你急死,也得把你给愁死。”老汪说。   在“一票难求”的春运期间,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据广铁集团统计,从去年12月8日至今年1月12日,该集团通过络和售票数量近600万张,占总售票量比例近80%,因而出现了“堵”“慢”“忙”问题。   也有人留在工作的城市过年,避免卷入这些烦忧中。“那时候才是真难啊!闷罐子车里人挤得跟沙丁鱼似的,从四川一路不吃东西,三天三夜才到广州。到站也不敢下去,下去就上不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从四川南下广东打工的张喜洋回忆起当年情景,还忍不住感叹。   张喜洋说,现在春运的条件好多了,有座位还有吃的,“不过要挤回去还是觉得受罪,所以就不回去了,把孩子接过来过年也不错。” [1][2][3]下一页交通运力增长,难追春运客流   17日下午的广州南站,浩荡的人潮让偌大的候车大厅也显得拥挤。这是2010年投入使用的国内的火车站之一,尽管采取了多种分流措施,但这里仍然是人潮汹涌。   近年来,我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不可谓不快。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高速公路达7万多公里,铁路营业里程达到9万多公里,双居世界第二。仅2011年,我国新增高速公路1.1万公里,民航实现固定资产投资额1585亿元,同比增长129%左右。   参加工作31年的广铁集团老列车长李锦源对说,十年前使用绿皮车输送春运旅客,从广州到四川达州往返需要六天时间,如今只需要56个小时,时间缩短了,车次也多了,输送的旅客大大增加。   然而,迅速增长的交通运力,始终追不上迅速增长的春运客流。权威部门预测,今年春运,全国累计将有31亿多人次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出行,比去年增长超过9%。“超过了运能的支撑,各种运能需要超能力发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如是说。   广铁集团客运处长黄欣分析认为,各种客流不断上升,加重了春运压力。“以往一所大学新生一年也就2000人左右,如今一年新生招生数动辄过2万人。”同时,今年春节较早,大学生放假、农民工返乡以及探亲旅游客人,一起叠加在这段时间,可以说疏导今年春运客流,是一个的难题。   铁道部门测算,今年春运,全国铁路将发送旅客2.35亿人次,同比增加1352万人次,运输需求与运力之间的矛盾非常突出。以广东为例,如今虽然有了京九、广茂和武广高铁等新通道,可是春运面临的出省运输需求达1600万人次,现有运力只能发送800万人次,缺口达800万人次。”黄欣说。   增加应急渠道,化解春运难题   自由流动和迁徙,是每一个人应享有的权利。业内人士指出,春运这种短时间大规模的交通流量,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不少发达国家在圣诞节前后也会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 前一页[1][2][3]下一页在京广线坪石口,呼啸的列车几乎是无间隙地飞驰而过。广铁集团工作人员介绍说:“每趟列车间隔仅9分钟,再多发就要撞车了,你给我再多的车也发不了”。黄欣说,春运期间广铁集团几乎是满负荷运行,各大干线过车能力已达极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崔传义说,从社会整体效益考虑,显然不能用春运客流量来设计交通运输的日常供给能力。“如果运力供给能够充分满足春运客流需求,日常运力必定严重过剩。毕竟春运只有几十天时间。”   “一方面要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应当调整思路,采取一些结构性的调整措施,增加应急渠道,形成社会合力,化解这一社会性难题。”崔传义说。   一些人士建议,相对铁路而言,公路提供运力的弹性要大得多,如果春节前后一些公路收费站减免收费,将大大降低公路运输成本,使得拥有私家车的人群可以腾出部分运力,也会刺激社会车辆临时投入经营性运营。   还有人士建议,有关部门及企业可以考虑春运期间适当让利或者下调油价等,刺激航空、公路等运输潜能的进一步释放。   “事实上,技术方案也许是有限的,无法解决春运的核心问题。”崔传义说,如何让迁徙的农民工融入城市安定下来,让农民工里有更多的张喜洋,不要永远在火车线上来回迁徙。“否则即使是全中国的土地上铺满了铁轨,也无法让春运难题彻底解决。”(“新华视点” 王攀 吴涛 黄浩苑)

前一页[1][2][3]

尖锐湿疣护理
网络营销有哪些方式
精囊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