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榆林信息港 > 养生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二十九章 边城浪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22:17:54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二十九章 边城浪子

熊罡虽强,但在他面前的,哪个不是强者?除却桑木与血鸠外,秦鸿这些人谁没有屠过帝尊?

穆棱等更是太古凶兽后裔,自幼便在凶兽群中杀出来的。其凶性戾气,世间还有谁人能比他们更可怕?

若非是穆棱顾忌在人类世界中肆意杀戮而招来人类反感,为秦鸿惹下祸端,他早直接一巴掌拍死熊罡了。

此刻,熊罡哪怕是傻子也是意识到了自己踢到了铁板。不,应该是邓禹少爷踢到了铁板,面前这群外来人压根儿不像表面上这般简单。

“嗷!”

剧毒入髓,剧痛钻心,熊罡浑身喷薄霞光,骨骼轰鸣,有雷音滚滚,溢出一缕缕紫金色光泽,想要剔除毒素。

可惜,他遇到的是穆棱,号称上古可怕的毒兽。

弑神毒蚣,上古曾弑神,其毒素可怕无比。且,穆棱看似只是泼了一杯酒水,但那水酒早已经被其以该族古法转化成了毒酒。泼在身上,任何沾染生机的东西都得糜烂掉。

这种毒素,即使是帝尊都不敢轻易沾染,遑论熊罡?若非后者肉身稳固,坚不可摧,恐将早已经殒灭掉了。

“滚吧,少来打搅我们!”

终铭苏一巴掌横拍了出去,重重的拍在了其身上,噗的一巴掌将其毒素拍了出来。自其胸膛烂肉中喷溅在地上,污水溅落,青石地板都是嗤嗤作响,被腐蚀出了千疮百孔。

毒素尽解,但熊罡也是直接被一巴掌拍飞了出去,远远的滚出了厢院中。那迅猛的速度,甚至在虚空中都是摩擦出了一窜火花,隐约可以闻到细微的烤肉的味道。

“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在背后作祟,这般不自量力。”铭苏摇头轻笑了声,不以为意。

显然,他们都对熊罡背后的人物没有半点的在意。扶桑城虽大,但却未必能够有让他们忌惮的存在。哪怕是圣族嫡子,都未必能让他们心生畏惧。

南岭兽窟,也不是吃素的存在。

熊罡仓惶而回,聚鸿楼邓禹胜券在握,信心满满的认定他能够手到擒来,事半功倍。然而,当看到熊罡浑身浴血,胸膛血肉都是糜烂得触目惊心的模样时,邓禹都是变了脸色。

“这是怎么回事?”邓禹大惊。

熊罡气喘吁吁,浑身喷薄霞光,紫金色的光泽暗淌着雷威,在不断弥补自身伤势,愈合伤口。半晌,他才喘息道:“公子,罢手吧,那些人,不是那般好招惹的!”

邓禹脸色一凝,能让熊罡这凶徒如此告诫,显然意味着秦鸿等人不简单。这让得邓禹心头有了计较,怒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思忖之色。

很快,邓禹退了厢房,回返邓家,短时间内沉寂了下来。

对这一切,秦鸿等人都不曾在意,留守桑家偏院,为雷迅蜕变护法。时日消失,天暗天明,转瞬又是数日过去。

直到这一晚,一道巨响在扶桑城外突兀炸开,光泽冲霄汉,如同一道神柱直接冲破苍穹。继而在触及云端时,突兀炸开,化作一面光晕四散而开。

那光晕极度璀璨,明晃晃的,暗藏着重重威势,气息惊人,传遍扶桑城百万里地,惊动了无数人。

桑家,邓家等豪族大家都是大吃一惊,纷纷冲天而起,朝着光晕处滚滚而去。那光晕闪耀了许久,就像是星云密布,璀璨至极,即使相隔千万里,都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秦鸿等人自然也是有所觉察,纷纷惊醒,一个个冲天直上,矗立云霄间,远远的眺望那光晕的来源地。可以看到,那是在无垠的山脉中,处在一处群山袅绕的古地之内。

光源地距离扶桑城有好长一段距离,大约百万里,但相隔甚远,却也让人倍感一种威压。那种气息有些可怖,形如之势,让得天地皆惊。

光晕冲天,席卷天地,风云都是为之淌动,久久凝而不散。

“去看看吗?”穆棱蹙眉问道。

这般异象,显然是意味着有状况发生,要么是有古宝出世,要么就是遗迹出土。诸般种种,多半会有机缘。

“走不开啊!”铭苏神色微凝,语气有些低沉。若是就此离开,雷迅蜕变恐将会有意外。

“我一个人去瞧瞧,你们留守!”穆棱开口,他好奇心有点重。

秦鸿与铭苏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铭苏陪他一起去吧,我有预感,那里非同寻常。”在穆棱准备动身时,历来沉默寡言的秦蛟开口,语气深沉,此刻带着一种忧虑。

一时间,铭苏有些诧异。

“去吧,打探一下状况。”秦鸿点头,终同意下来。

铭苏与穆棱同行而去,直奔光源地。厢房四周,则留下秦鸿,秦蛟,与血鸠及桑木四人守护。以四人合力,只要没有居心叵测者,想来是没人打搅。

再加之有云姬处在偏院,居心叵测者想必也不敢来此捣乱。

随着时间推移,远方的异变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终才消散。但紧随其后,大地剧震,轰隆隆巨响,有着地震波动蔓延了好远,整座扶桑城都是剧烈摇动,城墙放光,形成守护道纹法阵,镇压这种波动。

若非如此,整座扶桑城都得塌陷掉了。

这般异变,持续时间不长,但却让整座扶桑城中的人都是惊动,纷纷哗然四起,揣测那远方的地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诡异的波动,传出如此可怕的余波,让人难免心生惊悸。

秦鸿等盘坐厢房屋顶,分守角落,默默的观望远方,看着日升日落,又是一夜到来。

凉风习习,星月稀疏,夜色深沉。

秦鸿等人凝神以待,不曾松懈半分。但没多久,桑家内部却是传来动静,只听一声轰响,继而伴随着天塌地陷的波动,惊动了四方桑家族人。

因为在桑家某处庭院,忽然塌陷掉了,继而闪耀起璀璨的光泽。那些光芒分散,化作一缕缕纹路,形如丝线般彼此交织,终汇聚成一座道纹法阵。

法阵轰鸣,内蕴恐怖天威,炸开了可怖的雷音,汹涌起滔天的力量。恐怖的波动轰然爆开,那方庭院彻底炸碎,一切都是成了粉碎。

“啊!”

很快,内部传来惨叫声,如同杀猪般凄厉。

“是桑鸣少爷的声音,快来人!”

“还有桑邬少爷!”

“天,桑丘少爷昏死了,快来人啊!”

一时间,桑家大乱,诸多人嘶吼咆哮,相继冲天。

“嗖!”

随即诸多人则都是看到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二十九章 边城浪子

,一道流光从桑家宅邸托空而起,形如流星朝着桑家府邸外迅速消失。其速度太快,以至于在虚空留下了一条清晰的尾焰,引得无数桑家人瞩目。

“是边城浪子!那个天杀的混账!”

有桑家长者一眼认出,顿时传出了惊怒的喝声。

“快,开启守护法阵,阻止那贼子逃离!”

有长者怒斥,声浪冲天,传遍桑家四方。顿时,秦鸿则是看到,在桑家中心区域的一座塔楼之上,有莹莹星辉闪耀了起来,随意一圈圈涟漪般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涟漪扩散的速度很快,且繁奥无比,光晕潺潺,但内部却孕育着诸多纹路,彼此交织,形成繁奥无比的法阵。那扩散的样子,就像是天穹突然的洒落下一张天,几乎在短短数个呼吸间笼罩了整座桑家府邸。

“噗!”

那道流光冲天逃遁,眼看着即将冲出桑家范围,却顿时被头顶的天横压了下来。一头撞在了天上,流光炸碎,一道白袍身影顿时从天栽落下来。

秦鸿身处桑家偏院,相隔数十里地,都是清楚的听到了那道身影传出到一道‘哎妈呀’的声音。

“抓住他!”

“擒杀那贼子!”

霎那,桑家四方皆有人腾空,化作雷霆电芒,带着狂暴深沉的戾气扑向了那人。四方皆有可怖身影冲天,合围而去,要擒杀下那闯入的外来者。

秦鸿以天衍之瞳观望,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在栽落的过程中忽然身影一顿,人在半空一个扭转,随即脚踏虚空,脚底之间有着滔滔光泽闪耀,形如莲花绽放,继而迅速的蔓延开一缕缕道纹。

道纹以肉眼都是看不清楚的速度迅速交织,转眼间化作一座座道纹法阵。随着那人脚步踏落,四方瞬间成了困地。无数桑家人踏足法阵区域,则都是身影一滞。

道纹法阵闪耀朦胧荧光,从中冒出一道道绳索般的纹路,直接缠绕住了那些桑家人的脚裸,直将这些家伙锁困在了原地。

“哈哈,再见!”

那人轻而易举的突围出去,在一干桑家人张牙舞爪的恼怒声中突围。临去时,那家伙甚至抱着几名女子的脸蛋儿狠狠的吧唧了一口。

“桑家的女人就是香!”

也不知道是何心情的感慨,在桑家宅院盘旋,引得无数桑家人惊怒交加。

“无耻淫贼!”

“该死的孽障!”

桑家的一些老者都是勃然大怒,纷纷出手,意图留下那人。结果那人脚下生辉,无数道纹彼此纠缠,倏然化作法阵,随着他脚步踏落,咻咻咻声响传出,无数剑气自法阵中爆发,凝聚出一头剑气苍龙,直接碾碎了一切攻伐。

“哈哈,想抓我边城浪子,桑家人,还早着呢。”

那人哈哈大笑,声音爽朗,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狂,冲天直上,抬手托举无量光,汇出无数道纹路,彼此交织,灌入天之中,意图破开封锁,就此逃遁而去。

而在此时,桑家偏院之中,一道蓝袍身影横踏虚空走出。气息绽放,带着一种横压天地的桀骜,轰击得天都是滚滚欲裂。

这般变故,惊动四方,让得无数人都是投望去了惊疑的目光。因为,那道蓝袍身影正是秦鸿。

AA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可以电话预约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如何预约急诊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网络预约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能预约专家号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要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