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榆林信息港 > 金融

混沌龙君 百七十一章 若素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5:08

混沌龙君 百七十一章 若素

百七十一章

若素

女神阁楼内部。

登楼的台阶上。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往上方踏去。前方的人笑容和蔼,后方的人则是一脸憋屈,面上还有一个浅浅的大脚印。

二人一路无言,直到到了第十层,后面的那位才开口説话了:“龙兄,我就不陪你上去了,我先回去了,行么?”

脚步刚刚踏上第十一层楼梯的龙君瞬时回过头来,看了看对方的面容,强忍住心中的笑意,面色淡然地diǎn了diǎn头。

“嗯,谢谢。”如获大赦一般,在龙君的话吐出的下一秒,落尘的话音自口中吐出,而他的身形顷刻间转过,朝着下方飞奔而去,一秒钟都不想停留。

当然,在他转身飞奔而下的时刻,他紧紧地捂住了那道有些红肿并且留有印记的脸庞,以免被他人撞见。

龙君这家伙竟然是个暴力狂,太可怕了!

“落尘这家伙。”终于没忍住笑了两声,龙君的心情颇为不错,虐虐兄弟这种事情,也还是挺爽的嘛。

平静了一下情绪,龙君的目光朝着上方望去,他的脚步也随之动了起来,拾阶而上。

在到达第十一层的时刻,他见到的景象依然是那般,精致的闺房,摆放在一角的书籍,以及生长着的药材。于是他的目光看向那处不动房门紧闭的闺房,喊了一声:“女神,你在吗?”

部落女神的名字他可不知道,想来想去,只好喊女神更为合适一些。

话音吐出,龙君就在原地静静等候着,毕竟那里是女神的闺房,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便前去敲门,只能采取绅士一diǎn的做法。

在静候了十几秒之后,精致的房门在轻微的响声中打开了,随即龙君见得一个xiǎo脑袋探了出来,那模样正好是女神。

“你来啦!”似是有些惊喜地吐出三个字,女神的整个身子全部探了出来,走出了房间,走向了对面正站立在原地的青年。

自己昨天才与他谈好约定,想不到他这么快就来实现自己的诺言了,这倒是令得女神有些受宠若惊。

“嗯,我来了。“青年微微diǎn头,脚步依旧立在原地,没有动作。

“嘻嘻,”美丽可**的笑颜展露,女神抵达青年面前,而后甜甜一笑,道:“来吧,我们进去里面説话。”

“嗯?”神色霎时变得有些古怪,龙君的瞳孔收缩了下,这丫头一来就如此直接拉他进房间聊天?这么主动,有diǎn不好吧。

“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

“不妥?有什么不妥?我们只是进里面聊聊天而已,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啊?”女神的xiǎo嘴角微微翘起,很是不以为然地开口説了声,年龄不大的她,自然没能龙君考虑的这么多。

“我们进去吧。”伸出一只手拉住对方,女神的xiǎo脸红扑扑的,示意龙君跟着她走。

“这丫头。”

心中挣扎了一会儿,龙君终还是顺了对方的心思,跟着女神踏进了对方的闺房之中。

既然这xiǎo丫头不介意,自己也没必要担心什么。对方比他xiǎo那么多,大不了就当作进了自己妹妹的房间。只要心境纯洁,就无需顾及这么多。

进入房间之中,这里面的布置倒是让龙君着实开了眼界:虽説这xiǎo房间占地并不大,但却是生机盎然。许多珍贵的药材就种植在一个个花盆之中,绿意无限,不过这也只是一角。除去这些,还有供女神休息的xiǎo床,一袭粉红色的风格,倒是少女喜欢的颜色,接下来就是另外一角放置衣服的储物柜了,由着精木制作而成。

青年扫了一圈,随即收回了目光,而后他站在原地,乖乖地等候着女神的指示。毕竟这里是少女的房间,他不可能随意找位置坐下,那样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呃,”女神领着龙君走了进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闺房只有一把精致的椅子,当下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只得将其取了过来,送到龙君前面,示意他坐下。

“那个,对不住嘛,因为这里就我一个人住,所以没有准备接待客人的椅子,你就将就着坐吧。”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意,女神弱弱地出了声。

“无妨,”龙君笑了笑,并未去计较这些,然而当他的目光触及在凳子之上时,身体却瞬间凝固了。

这一张由实木做成的椅子,一眼看上去并无不妥,但龙君拿它与自己的身材比对一下,却是苦笑连连:这张椅子的容纳量也太xiǎo了吧,自己虽然是男性,但全身并无什么赘肉,照理説应该不会为椅子而烦恼。但偏偏女神的这张椅子是专为她而设计的袖珍椅子,龙君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坐得下去?

“那个,女神,还有其他的椅子么?”窘迫之色浮现脸庞,龙君拿着那张袖珍的椅子在对方面前晃了晃,表示自己无法落座。

“没有了,”女神也是伶俐聪慧,看得龙君这副模样便知晓了对方的意思,旋即摇了摇头,不过很快她露出了笑容:“椅子不能坐,那你做我的床吧,这样空间足够大

混沌龙君  百七十一章 若素

。”

説着女神还真就把龙君拉到了床边,要他坐在自己的床上。

“你不要那么婆婆妈妈好不好啊,你要再这样我就生气了啊。”见得龙君又是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女神面色微冷,xiǎo嘴一撅,对着前者出言威胁道。

都已经进来了,还那么多拘束,真是看得人好烦呐。

“好吧,”龙君闻得对方的话,知晓不能再矫情下去了,只得乖乖地落座在对方的粉红色xiǎo床上,而后将那张xiǎo椅子放置在了自己的对面。

女神面上笑意再度展露,很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旋即她在龙君对面的xiǎo椅子上落座下来,毫无阻碍,甚至还留有一些余地。

“好了,我们开始説话吧。”双手托起下巴打量着面前的青年,xiǎo丫头目光闪烁着,率先出了声。

“你叫什么名字啊?”一句话吐出,女神的思维转了转,脑海中闪过一些初次交际常用的话语,遂对着龙君询问道。

“龙君。”

盯着女神空灵的眼睛,里面竟没有半diǎn杂质出现。龙君的心在那一刻微微颤了下,眼眸中也好似出现了一道美丽的身影。

披肩长发,莞尔一笑,话音如空谷幽兰,那是冰洁的模样。

眼前这个xiǎo丫头容貌与冰洁大相径庭,但看着她,龙君却想起了远在另一方空间的冰洁,心中不由得道了声奇特。

“哦,龙君,很不错的名字,”xiǎo丫头咧嘴笑了下,露出两颗xiǎo虎牙,很是甜美。

“我叫若素,家族的人都叫我素素,族内的人叫我女神。至于你想叫我什么,随便你吧,我不要求。”龙君刚想询问对方名字的时刻,xiǎo丫头自己反倒主动开口了,不仅説出了自己的名字,还把它们逐个解释了一遍。

“那我叫你素素,好吧。”青年听得她的话愕然了片刻,不过瞬时恢复了过来,自己挑了一个名字作为对方的称呼。

龙君若是喊这丫头为女神,心里总有怪怪的感觉。也许是受了神州国文化的影响,对于这个只出现于成年女性中的词语,将其按在一个年龄颇xiǎo的少女身上,怎么听怎么别扭。

所以,还是叫素素好些。这样称呼至少不会显得尴尬,并且还亲近了许多。

“好啊,那你称呼我为素素,我该叫你什么呢?”若素拿开撑住下巴的xiǎo手,美眸朝着龙君眨了眨,问了一声。

“你自己想吧,不过就是个代号而已,没关系的。”

对此龙君倒是显得极为坦然,反正龙君这两个字怎么叫也不会太过难听,他也不担心对方会给他取什么奇葩的外号。

“那,”手指diǎn着下巴,若素的的眼睛朝上方看了看,随即説道:“那,以后我叫你君哥哥,怎么样?”

青年赞许地diǎn了diǎn头,表示接受这个称呼,不过他心中也是松了口气,还好这xiǎo丫头与萧灵溪不一样,没叫自己“龙哥哥”那么肉麻的称呼。

“好啊,那君哥哥,以后我就是你妹妹了,你可要对我好啊。”若素拍着手掌开怀地笑着,闪烁的美眸朝着青年,煞是好看。

这丫头,若是长大成人,定然会是个极具诱惑的美人儿。

“没问题。”眼睛注视着对方的眸子,龙君笑着diǎn了diǎn头,然而下一刻,他却觉察出了不对劲:这丫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若素并不知晓他的想法,只见她拉了拉青年的胳膊,娇声説道:“君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击杀山魈他们四个人的呢?”

伴随着话音,若素的眼睛盯着对方,显出极其希冀的色彩,一脸正经的要对方给她讲授那日龙君与山魈四人的对战场景。

这次龙君虽然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但并未去向对方询问什么,微微diǎn了diǎn头,随即他开始缓缓叙述起那日他与萧灵溪遇到惜然被追杀,以及他出手击杀山魈四人的事情来。

龙君这一讲,就是半个xiǎo时,但若素完全没有疲倦的意思,全程目光一直看着青年,脸上的表情也变化不定,而在她听完整个故事之后,目光有些暗淡,一句感慨而又伤感的话音吐出:

“我要是能够像君哥哥那么厉害就好了!”

银川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银川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银川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银川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银川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