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湖南湘潭全民养猪退潮

2018-10-30 12:17:50

湖南:湘潭“全民养猪”退潮

受中秋节采购量加大的影响,猪肉价格日前再次创出新高,出栏肉猪价格重回调控前的高点。商务部9月7日数据显示,8月29日至9月4日的猪肉批发价格比前一周上涨0.4%。9月2日,全国鲜猪肉批发价格为26.22元/公斤,已经超过前期7月15日26.15元/公斤的高点。这出“疯狂的猪”情景剧,演出远未结束。

然而,面对当前猪肉价格一再上涨的市场形势,生猪养殖户张振宁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的计划是,在将存栏生猪逐渐出售之后,尽快地从生猪养殖这个行业脱身。“明年要大幅减少存栏生猪的数量,逐渐淡出这个行业。”张振宁说。

今年47岁的张振宁是中国的生猪输出地--湖南省湘潭县的一个养猪专业户,他的猪场目前存栏生猪700多头。多年的生猪养殖经验告诉他,大涨之后必有大跌,接下来猪肉价格将几年不能翻身。“这是历年来生猪销售出现的价格。”张振宁说,在此之前,2007年生猪价格也曾经出现过一波大幅上涨。当时,正是看到生猪价格上涨带来的效益,很多投资者和大量农户纷纷加入生猪饲养者行列,形成当时轰动一时的“全民养猪”运动。“随后,大概有20个月的时间,生猪的价格大幅下滑,并长时间一直徘徊在4.5元至5.5元之间,导致几乎所有养殖户都处于亏损状态,很多人因此欠下贷款。”张振宁说。他自己那时欠下的银行20万元贷款及亲戚朋友的其他借款,至今没有还清。

他表示,很多人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变得理性了,尽管今年生猪价格飙升,农民养猪的积极性仍然不高。

成本上涨

“一般人只看到猪肉价格在上涨,看不到背后成本的上涨。”张振宁说。

他给算了一笔账,按照平均每头出栏生猪130公斤计算,包括饲料、防疫保健等费用在内,成本价是1860元,按现在市场价每斤9.2元计算,出售价格为2392元,减去成本价1860元,一头猪获利532元。“这还不算人工及从市场购买仔猪的成本。”

他表示,现在他一家四口人全部投入在猪场,按照今年的行情,包含涨价因素在内,大概能够赚10多万块钱。

“如果4个劳动力出去打工,也应该有十来万,何况那样还没什么风险。”张振宁说。

张振宁告诉,就在一年以前,在他附近的很多村子,每天早上10点到12点、下午4点到6点的喂食时间,离村子很远就可以听见此起彼伏的猪叫声。“现在那个村子基本上都是静悄悄的。”他说,村民基本上都到外面打工去了。“湖南猪价今年表现异常,先是在春节以后”不降反升“,近又”淡季不淡“,基本走势就是扶摇直上,并且在进入6月以后屡屡创出历史新高。”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畜牧处副处长孙立荣表示。

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对全省22个集贸市场畜禽产品和饲料价格的定点监测结果显示,7月初,全省活猪均价同比上涨88.18%;仔猪均价同比上涨162.24%,已连续上涨22周;猪肉均价同比上涨77.73%。

湘潭市畜牧工作站7月组成了调查小组,对全市年出栏生猪2000头以上的规模猪场和部分种猪场进行了专题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导致近期生猪价格暴涨主要有两个原因。”湘潭市畜牧工作站站长左小红说。

首先是饲料成本大幅增加。去年6月玉米平均价格为1900元/吨,今年涨至2450元/吨;豆粕去年价格为元/吨,今年涨至3200元/吨。

其次是人工成本增加。去年养殖场职工工资为1800元/月,而今年涨至2200元/月,上涨20%多,加上水电、兽药价格上涨,一头120公斤的肉猪成本,由去年平均每头1324元,涨至今年1451.4元,涨幅达9.6%。

有关专家表示,与2010年同期相比,当前构成湖南养猪主要成本的饲料、人工及防疫保健费均上涨20%以上,按6月价格测算,出栏一头100公斤肉猪,饲养成本达到1300~1400元,比去年同期上涨20%左右。

疫病的风险

事实上,导致今年猪价反常,猪肉大幅飙升的主要原因,除上述因素之外,还有母猪繁殖性能降低、仔猪成活率低以及疫病的影响。

张振宁说,由于种种原因母猪的繁殖性能降低、仔猪成活率低,“有时候一窝猪仔,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经常只有百分之二三十”。这就导致养殖成本大幅增加,同时一有风吹草动,仔猪价格成倍上涨,例如今年仔猪价格就从春节后的200多,上涨到现在的七八百。

此外,还有几乎每年都出现的疫病的风险。“一旦染病,几乎就是全军覆没,养殖户就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张振宁说。

“疫病、去年冬天持续低温天气造成2010年平均每头母猪只提供了15头左右活大猪,比正常年景低两头左右。这种情况在去年冬天为严重,有相当多饲养条件较好的规模场也因为仔猪成活率低而损失惨重,损失20%~30%左右的比比皆是,严重的损失了一半多。”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畜牧处副处长孙立荣表示。

左小红表示,据湘潭市畜牧部门相关调查结果,就规模猪场来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一是如何提高断奶后保育阶段仔猪成活率问题;二是如何有效地控制疾病问题。

养殖户退出

在经历多次的生猪价格暴涨暴跌之后,大量养殖户,尤其是众多农民个人养殖户已经退出生猪养殖。

具有30余年政府生猪行政管理经历的湘潭市雨湖区畜牧局高级畜牧师朱光辉表示,中小散户实际上才是市场供应的真正支撑点。因此,面对中小散户大量退出生猪养殖的情况,他对市场稳定的前景感到非常忧虑。“在原本生猪养殖户集中的雨湖区先锋乡,现在有点规模的,就只有张振宁一家,而他目前也准备逐渐退出生猪养殖。”朱光辉说。“国家的一些政策需要调整。生猪价格的飙升表明了之前政府调控政策的失败。”他表示,按照现行政策,国家对生猪养殖的补贴只有养殖大户才能享受,起点在300头以上,例如300头以上补贴5万元,500头以上补贴10万元,此举导致大量散户基本上享受不到国家政策的好处,没有任何抗风险能力。“实际上,很多所谓大户都是采取公司加农户的运作模式,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实际上对市场稳定起到关键作用的反倒是散户,”朱光辉说,“说白了,很多所谓养殖大户其实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套取国家政策性补贴“。一些养殖大户套取的国家补贴一年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

由于对市场风险的担忧和市场前景的疑虑,实际上退出生猪养殖的不仅仅是中小散户,一些具有相当实力及规模的生猪养殖场也在考虑缩小规模或者打算逐渐淡出。

旗下拥有几家万头以上生猪养殖场的湘潭顺康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严其顺直截了当地向表示,正考虑退出生猪饲养。“这个行业风险太大。”严其顺说,他曾经一次就亏损150万,现在虽然价格上涨,但要卖多少猪才能弥补损失。

作者:杨兴云

编织袋
白炭黑
滑模摊铺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