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榆林信息港 > 法律

守往事这盏心灯,度今后淡淡岁月(原创)“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36:36
守岛建岛大竹山

我的父亲秦建彬是一级人民英雄″。

父亲和初叔叔们为之奉献青春年华的竹山老一连,由王一平(26军首任政委、原上海市委书记)于1938年1月1日创建于徂徕山,并担负该连任,朱明谐担任任连长。连队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出现出23位1、二、战斗英雄、15名师团模范、众多模范党员和党员模范小组等,荣立集体一等功。创造出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这23位1、二、英雄中有多位牺牲在了国内和。

其中:1排长李干牺牲于天台山战役、王兴仁牺牲于泗水寺合战役、刘家祥牺牲于开封战役、张玉良牺牲于孟良崮战役、熊复祥牺牲于淮海战役、马芳清牺牲于、史守信牺牲于。

长山要塞共有4位一级人民英雄″,其中三位来自大竹山老一连。

他们是:一级战斗英雄并一级人民英雄张希春、一级人民英雄安荣泉、一级人民英雄秦建彬。

1954年10月父亲他们带着的一身硝烟进驻了这个4无小岛(无居民、无淡水、无航班、无耕地)开始了守岛、建岛的岁月。

部队初上岛时,岛上连一间茅屋也沒有,到处荒草丛生,岛上不多的一颗树干上还捆着一副死人骨架,估计是撤退台湾时对我党人士所为。

军人们发扬战争年代吃苦耐劳的精神,住帐篷,喝苦咸水,硬是靠肩抗手抬盖起了一排排的营房。

大竹山岛位于长山列岛的前哨,黄海海域,它四面环水,远离大陆,面积只有1.46平方公里,战略地位却十分险要,老一连因此被授与海上钢钉连。小时候我住在岛上营区,记得深的就是敌舰常驶入我内海骚扰,那时我们的国防气力还不行,大炮射程不够,每当出现这种情况,警报响起,部队即进入战位,家属拉家带口的跑往山上坑道隐蔽。有一年的国庆节,我家饺子刚下锅里,警报响起,妈妈抱着小的拽着大的往坑道跑,敌情结束回到家里,一锅饺子变成了粥。那时候这种情况不论晚上,是常常产生的。

连队在终年担当艰苦的国防施工打坑道等任务中,由于塌方好几位战士牺牲了他们年轻的生命,他们长眠在了大竹山岛上。很多、战士包括我的父亲也患上了职业病矽肺致残,因此种病他们中又有很多人在饱受疾病的折磨后过早的离世。

在这毫无硝烟的特殊(国防施工、打坑道)无论是劳动强度,还是艰苦程度,以致危险指数决不亚于战争年代。

请记住这些为建立新中国提着脑袋洒血流汗,为守岛建岛流汗洒血的先辈吧,他们是长山要塞那个艰苦时期一代守岛军人的缩影。正像那首中唱的那样:打天下,坐…″请不要忘记打的先辈!这是坐人少的道德和良知。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篡改历史更是可耻!

↑上图是四十周年连庆(1九七八年)各级首长和部份英模合影于大竹山,二排左三为父亲秦建彬。

↑大竹山老1连连史,四十周(1九七八年)连庆时由父亲等老一辈整理,弥足珍贵。

↑老一连210三位1、2、人民及战斗英雄名单(来自于一九7八年连史)

↑原内长山要塞区守备31团一连老连长“一级人民英雄“秦建彬与时任连长的初钊建合影。

↑从部队转业后加入公安队伍的初钊建。

初叔叔的传记回顾并描写了当年在大竹山老一连守岛建岛的那段艰苦岁月,语言质朴,传记感人至深。

三、 我是英雄连队的兵

4、 小油灯夜夜明

5、 母亲来队

6、 国防施工

7、 安全施工

8、 明确分工各负其责

9、 喝营养水

10、 灌注大炮头

11、 老英雄回娘家

12、 回首十六载

个人简历

我叫初钊建,1946年8月出身,1965年12月应征参军,1967年4月入党,在内长山要塞区守备31团1连当兵。历任战士、班长、副排长、排长、副连长、连长。1982年1月转业,到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工作。历任户籍员、副所长、所长、副主任科员,1997年10月诊断为1期矽肺,评为6级伤残军人,2006年8月退休,现居家养老。

应征入伍

1965年12月25日,我应征参军,到文城集结,换上了草绿色军装,登上了解放牌大卡车,一路欢歌笑语,到了蓬莱县城,因风大浪高开不了船,等了两天后的下午,风浪小了点,我们乘海军运输艇,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航行,夜间到达了我们的部队。我们新兵集结在军人俱乐部等待分配。当时灯火通明,我们新兵就议论开了,有的说这个地方真好,有电灯,有礼堂,还有的说有楼房,有的还指着山坡上的灯说:你们看那,这的楼房多高啊,像是个大城市,是个好地方,我们可到了大城市了。我们有说不出的高兴,早忘了晕船呕吐的疲劳。等天亮了,走出营房一看可傻眼了,这哪里是个大城市,楼房也不见了,这里哪里有楼房,只有平房,夜间亮灯的地方是营房,是山坡上的平房,不是楼房,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子,空中不时有海鸥的鸣叫声,脚下全是高低不平的鹅卵石,没有淡水和粮田,没有居民炊烟,是一座杂草丛生的荒山,是一座四面环海的孤岛,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竹山岛,这对我们初上岛的新兵来讲,多少有些失落感,谁曾想大竹山岛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在这个小岛上一干就是16年。

我是英雄连的兵

经过新兵连的短期培训,我非常荣幸的被分配到内长山要塞区守备31团一连一排三班。经一级战斗英雄的老连长秦建彬的介绍,使我们得知,我们这个连是1938年组建的英雄连,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是一个能攻能守的英雄连,曾前后出现出23位1、二、战斗英雄及各类模范个人,一排是以战斗英雄李干命名的李干排,三班是三模一功的英雄班。

一级战斗英雄秦建彬是一连的老连长,也是三模一功英雄班的老班长,老英雄每年回娘家作报告,讲连史,参加三模一功英雄班的班务会,我在三班当班长时,他曾前后两年参加过我们的班务会,讲连史,讲班史,进行传统教育,使我深受教育,从而使我爱上这个连,也爱上了大竹山岛。在大竹山的豪情年代,至今使我记忆犹心,难以忘怀的。我参军的第二年四月入党并当上了班长,我在这个英雄班里当班长,深感责任大,压力大,在训练、国防施工及各项工作中,只能做好做出成绩,不能给英雄这面旗帜上抹黑,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磨炼。我们李干排是步兵排,二排是火力排,是终年担任国防施工任务的,大竹山的坑道多,每条坑道都有我们一连的血汗,在战争年代,一连是能攻能守特别能战役,在和平环境守岛年代,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的连队,只要有国防施工任务,那肯定是一连的任务,特别是步兵排和火力排首当其冲,经过几年国防施工的磨炼,我也成了国防施工的行家里手了。

小油灯夜夜明

我当兵时,应该说就是个文盲,上过四年半学,60年自然灾害时期,下学不能读书了,在生产队干了六年活,没有书看,也没有报纸读,把所学的字都忘光了,当兵后连封信都不会写,家里来信也不认得,我只好求助班长,两个月给我写封家信,家里来信再求班长念给我听。自己连报纸都不会看,更不用说读著作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昧的军队。我们同年参军的没有高中文化的,初中毕业的就是秀才了,绝大部分只念过小学,我们新兵都要学文化,我更加迫切的想要学文化,摘掉文盲的帽子。

我到军人服务社买了本新华字典,开始学文化,还好拼音还认得,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自己想一句话,写在本子上,哪一个字不会写就留着空格,再查字典填上,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认字方法。大竹山岛是定时发电的,天黑了就发电,到熄灯时间就停电,停电前闪一下,再等10分钟就停电了,到处一片漆黑。我就找班长商量,熄灯后到储藏室去学习,班长同意了。我就用钢笔墨水瓶,自制了一个小油灯,就在储藏室学习,一年四季,不论春夏秋冬,休息日还是节假日,不怕蚊虫叮咬,不怕严寒酷暑,每晚坚持学到,雷打不动的坚持学习,提高很快。

我翻烂了三本新华字典,学了一段时间我就能写信看报了,学习著作,但是还是离不开字典,不认识的字,我不问他人,就是查字典,我的自学老师就是新华字典。

刚开始学时,有好几个晚上不知不觉学到天亮了,洗把脸就参加出早操,班长说怎样起得这么早,我说睡醒了就起床了。后来被班长发现了,是晚上根本没睡觉,班长说,这可不好,不注意休息,熄灯后不准去储藏室,熄灯就睡觉,我说,我不识字怎样行,我得学习呀,我求你了,我一定注意休息,班长说不准超出11点半,每晚学习两个钟头就行了。从此我每晚学习到11点半准时休息,已经养成习惯了。

当兵第二年我就入党,2班长齐进友提升为团里的收发员,我就调到2班当班长,已能领着全班学习、读报了。但每天要学的内容,头天晚上在储藏室里先学一遍,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用细铅笔在空白处填上拼音。战士们打趣说,班长的小油灯夜夜明。

母亲来队

1969年初,老兵已退伍回乡,新兵下到连队。我从三班调到四班任班长,团党委下达了继续打战备水库的任务,我召开了班务会,讨论如何打好水库坑道,新兵心里没底,还不知道怎样打坑道,只听老兵发言,个个发言积极,士气高昂,还写了保证书,都表示虽然因坑道塌方,我们班的小高牺牲了,我们是军人不能怕,不能因打坑道危险而不敢干。坑道易塌方,是有危险,但是只要我们重视了,进坑道时仔细视察险情,及时排除隐患,就能确保安全施工,再说当兵即意味着牺牲,军人讲的就是不怕死。为打好水库坑道,使大竹山有战备水库,就是牺牲了,也是光荣的烈士,副班长张代训说,我们班没有钻机手,是不是能请示连首长派个钻机手到我们班,我说老兵刚退伍,哪一个班还有过剩的钻机手,不用请示了,我虽然没抱过钻机,但可以边干边学。我当钻机手,新兵蒋夕华为副钻机手,打眼放炮我们包了。就这样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国防施工,时间不长,我和蒋夕华都成了抱钻机眼的好手了。

一天连长宫士忠告诉我,蓬莱军人招待所来电话,说你母亲来了,今天有船进岛,到时你去码头接你母亲。我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了,今天我能看见妈妈了。当兵后我就没有回过家,这是六年来这是头一次看见亲人。我在坑道抱着钻机,边眼边唱军歌,还唱起了国际歌,钻机的轰鸣声伴着歌声,欢快的打着炮眼。这时候1名新兵战士跑来大声喊,报告班长船来了,快到码头了。当时我穿着志愿军式的旧棉衣,浑身上下,连脸上都是油泥,我抓了一把稀泥在手上搓了搓,洗了洗手就往码头上跑,到了码头就看见母亲已下船,我跑到跟前叫了声“妈,你来了。”母亲看着我就两眼发直,一会就流了眼泪,她抓起她的行李布袋就往船上走,我就喊,“妈,我是钊建!”我妈头也不回地往船上走,我一把捉住我手,“妈,我是初钊建啊!”我妈回过头来,两眼直流泪,一句话也不说,我想我妈是看着我穿着尽是油泥的施工棉衣,脸上也尽是油泥,她不敢认我了,还好连部的通讯员也在码头,我就让通讯员朱英显,先把我妈接到连部去,我还得到工地,还有几个炮眼没打,等我打完了就能下班了。通讯员朱英显领着我妈去连部了,我就到工地抱着钻机把炮眼打完,我也是一边眼,一边流眼泪,完全没有一边眼一边唱歌的气氛了。待下班后洗了澡,换上两面红旗的军装,带上红五角星的军帽,就往连部跑。这次我妈看见我就笑了,我也笑了。在连部吃过午饭,我领着母亲到招待所住下,这时候母亲才说,你到码头接我时,怎样是那个模样,我还以为你犯了多大的罪,受那样的苦是在劳改呢,我们家老辈就没有劳改的,我当时真不敢见你了。我告知母亲,我是在国防工地上施工,穿的是施工服,干活还能有个好样,你看下工不就好了吗。母亲这才高兴的和我说长道短,说东道西,和你一块当兵的都回家探亲了,就你没有回趟家,我每天盼着你回家,你就是不回,你把家忘了,把也忘了。我告知母亲,国防施工任务重,我是党员,又是班长,工地上离不开我,明天我还要到工地上施工,到吃饭的时候我叫人送来,你自己吃吧,等下工了我就来看你,你到海边看看,要注意安全。母亲看我确切很忙,仅在部队住了三天就要回去,正好第四天有船,我只能把母亲送到码头,让同时出岛的战士将我母亲送到回文登的客车上,母亲一路平安的到家了。

国防施工

我所说的国防施工就是打坑道,打坑道的苦和累是必定的,但对我们英雄连来说,苦和累是可以战胜的。每一个班次的作业时间是八个小时,简单地说,就是把坑道的矿渣清运出去,打眼放炮就完了,细说清运矿渣每一个班要运出30多轱轳码。一般的跨度要打九个炮眼,每一个炮眼打一米多深,一个顶炮,两个肩炮,1个中炮,两个腰炮,三个底炮。每一个班次必须放1排炮,才算完成了任务。如果放不了炮,就是没有完成任务,的上工了,如果没有放炮,就要退出坑道作业面,交给下一班接着作业,本班次就要找缘由,作出检讨。坑道作业,既讲进度也讲质量,眼要掌握好角度,不能打不到边,也不能打过了。如果打不到边,还得放小炮,如果打过了,就增加了坑道的危险性,还要讲进度,炮眼打的深度不够,就影响了进度,作业队长要检查进度和质量,以作考核评根据。每一个班次进了坑道就要瞪起眼来,全身心的投入到作业中,都争取打深炮眼,保证质量和进度,争取评为先进班和先进个人。

施工中,既要苦干,也要巧干。战士在施工中不断研究诀窍,弄革新。运矿渣的轱轳码时常出现脱轨,一旦脱轨就叫人来帮着抬轱轳码,这样费工费时,影响作业。后来推轱辘码的两个同志研究自己往上抬,一个抓着轱轳码的上边,身子往下坠,另一个在另外一头用膀子抗,一起用力还真能将轱轳码抬到道轨上,我们就组织观摩,由两个同志做示范,其他同志也学会了,再也不用喊人帮忙抬了,一点也不影响作业时间了。

扒渣装轱轳码是一项重要工作。开始时,要准备三十多个筐,开轱轳码的运渣时,扒渣的装满三十多筐,轱轳码回来了,要有3个人往轱辘码上抬筐,一人往外捡筐,1人在旁边整理筐,只见坑道尽是筐。这样费人,费力也费时。老战士研究,用八号铁丝拴在筐上,留出两个把手。这样扒渣的两抓子扒一铁搓子,两铁搓子装一筐,装轱轳码的抓住把手,1用力就倒进轱轳码,回手将筐放在原位,这样省时省力提高了扒渣,装渣,运渣的速度。坑道作业秩序井然。

明确分工各负其责

坑道作业,必须明确分工,各负其责,有序作业,有险情观察员,有钻机手,副钻机手,有推轱轳码运矿渣的,有扒矿渣的,有往轱轳码里装矿渣的,有火具接绪装炮的,有准备炮泥的,有打扫卫生的。在坑道里作业没有不累的活,但是累的还是钻机手。我们1上工就按各自分工就开始作业,钻机手准备和保养钻机,因上个班次刚放完炮,坑道里尽是烟尘,因没有通风设备,排除烟尘很困难,战士就抡起施工服,往坑道外赶烟尘,这样排烟尘就能快一些,等烟尘赶出一些,坑道内的能见度好点了,就开始排除险情。

坑道内的烟尘飞扬,又脏又累,一个班次下来,钻机手浑身是油泥,钻机手比其他同志多分得一块肥皂,其他同志也满身是泥土。施工服都是收的旧军服,破烂不堪,有的施工服破了会用针线的同志可以补一补,不会用针线的同志就用细线绳拴,还有用铁丝拴的,因岛上无居民,破点脏点都不在乎,但进了坑道作业时间可不能马虎。要说累钻机手是累的,要挑选有劲的同志当钻机手,钻机手身上的衣服没有干的时候,进坑道先打顶眼和肩眼,踩着矿渣打顶眼和肩眼,钻杆流下的机油和水顺着胳膊就流到脚跟,但没有一个叫苦的,都以苦为荣,以苦为乐,抱着钻机眼,伴着钻机的轰鸣声唱军歌,那个美是无与伦。排完险情后,各就各位开始作业,钻机手先打顶眼,扒渣的同志从外往里扒,打完顶眼就打肩眼,打右肩眼时扒渣的扒左边,打左肩眼时扒渣的扒右边,打中眼时扒两侧,打腰眼时扒中间,矿渣扒完了,钻机手打三个底眼,爆破手去接绪雷管和导火索准备炸药,保证雷管和导火索连接良好,不出哑炮,扒渣的同志有去准备封口泥的,有去打扫坑道和坑口卫生的,钻机手打完底眼就整理钻机,盘好气管和水管,扒渣的同志就用破布擦炮眼里的水,炮眼里的水擦干了,爆破手开始装炮。这些工作根本不用班长每天安排,都很明确,每天都是这样干的。炮装好后,按分工点炮,先点中炮,再点两个腰炮,点顶炮和肩炮,点三个底炮,点完炮后撤离到坑口外的安全地域数炮数,查清是不是有哑炮,数清了是响了9炮,就下工回营房休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就是这样干的。

除8小时的施工和睡觉,还要轮番站岗放哨,坚持每天半小时听新闻广播,半小时天天读,半小时天天练,再没有特殊任务,剩下的时间才是个人的自由活动的时间

喝营养水

大竹山岛是渤海前哨的1颗钉子,是京津的门户,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如果大竹山失守了,京津门户将不保,敌人可直接进攻北京、天津塘沽,所以能攻能守的英雄连驻守在大竹山岛上。苦是没有淡水,船运大队定期从烟台、蓬莱往岛上送淡水。我们也因没有淡水养成了节约用水的习惯,早上刷牙只用半杯水,洗脸水也不能倒掉,留着晚上洗脚,洗脚水浇营区的小树。

正常天气,饮用水是解决了,但遇到卑劣天气,10几天,几十天来不了水船,可就干瞪眼了,一连的营房是苏式平房,能接雨水,我们连把操场挖开,把石子泥土背到海边,在操场建起了水库,能有两米多深,用混凝土灌注成水库,配模型灌上水泥盖,上面是操场下面是水库,把营房顶上的雨水接到水库里,开始是为了解决施工用水,在大风天,水船不能来送水,也只能饮用接的雨水。地下水库接的雨水,一年四季都有孑孓和红线虫及其他微生物,把水烧开后还是可以饮用的。1968年冬天,因风大浪高,有一个多月没来水船,只能喝水库里的雨水,将水烧开倒在杯子里沉淀后,看不到杯底了,杯底有很多烧死的黑色的,红色的线虫和微生物,新战士说水里尽是虫子,这水不能喝,渴死也不能喝这类水。我就做新战士的思想工作,召开班务会讨论没水喝怎么办。我说这水能喝,水里有虫子及微生物说明水里没有毒,如果有毒微生物也活不成,这些虫子是高蛋白,很有营养,我们连在抗美援朝时,在坑道里没有淡水还喝过尿,喝这类水比喝尿卫生多了,我就带头喝这类水,可我喝这类水也反胃,跑到没有战士的地方呕吐,可时间长了也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喝这样的水,时间长了也就习惯喝这类水了,新战士看到老兵喝也开始喝这类水,每当喝这类水时,战士都说我们喝的是蛋白水,喝的是营养水。

安全施工

国防施工安全是位的。每一个班次进了坑道,首先要视察险情,排除险情,方可进入作业。用排险钢钎将每一块石头捣一遍,边捣石头边听声音,如果那块石头不是铛铛的声音,而是空洞的声音,必须排除,否则不能冒险作业,出了事故作业班长是要负责任的,不能疏忽战士的生命,只讲进度,不重视安全,盲目施工,如果出了事故还有甚么先进可言,那是要一票否决的。

我当兵期间,我们一连发生了三次大的塌方事故,牺牲了三位同志,莱州的任书瑞,河南的小高同志,蓬莱的小张同志,都追认为烈士。多人,有的头部,有的腰椎骨折,有的大腿骨折,造成毕生残废。

所以说安全要放在施工的位。排完险情,班长还要指定观察员,负责视察险情。险情观察员必须由是心细的,责任心强的同志担负,手里抓一把粗砂豆,如发现险情,将手中的粗砂豆洒向作业人员身上,作业人员被粗砂豆打着或是听到喊声,迅速撤离到指定的安全区域。坑道塌方是常有的事,但塌方都有一定的迹象,如有吱吱的声响,掉小石头,掉泥块等,只要认真视察总能发现塌方前的一些迹象。只要思想重视安全,仔细视察险情,及时排除险情,就能做到安全无事故。高高兴兴进坑道,安安全全回营房。

灌注大炮头

1969年6月,我被提升为2排的排长,正遇上灌注130坑道的炮头,这可是一场硬仗,经过两个多月的备料,只见坑口两侧堆满了像山一样的沙子,石子,水泥和回填用的石块,有的战士说:解放战争我们了三座大山,今天堆在坑口的是四座大山,怎样灌注一个炮头需要这么多料,有的说肯定能用上,这是施工办公室计算好了的,是按需备的料。木工排的同志按图纸配好模型,钢筋班扎了七层钢筋。用石子、沙子、水泥和水拌好的料,从平地,侧墙到拱顶,要灌一米厚,能经得起的攻击。

我们一连一百多人和三连的同志参加会战,提早做好明确分工,3连的同志运料,有抬沙的,有抬石子的,有搬水泥的,还有挑水的。一连负责灌注,用铁锨拌浆。投浆队,分投到拱顶,再分投到两边的侧墙里。捣固手队负责将投到的水泥浆捣固实,不准出现蜜窝,麻面,更不准出现老鼠洞,如果出现老鼠洞就是灌注事故,由于经验不足,灌注个炮头时,我们一气干了三十六个小时(中间不能停,一次灌好)才将炮头灌好,完成了灌溉任务。

这1会战有多苦多累,那是难以言表的,三连运料的同志肩上磨掉了皮,搅拌队的同志手上全是水泡,有的还是泡上加泡,有的同志说是重泡,吃饭没法拿筷子了,炊事班的同志就包菜包子给战士吃,吃包子就不用拿筷子了。有的战士拄着铁锨几秒钟就睡着了,有的战士因睡了倒在水泥浆里,爬起来继续干,每拌一组料,都由组长领着喊号子加油,否则还真的睡着了。投浆队的同志,将拌好的水泥浆投到两米高的平台上,分投到拱顶上,开始每一个投浆的同志,脖子上扎条毛巾,避免水泥浆掉到脖子里,时间不长,毛巾上全是水泥浆,每投一锨浆就掉一点脖子上,毛巾上,衣服领子上都是硬硬的水泥,把脖子上的皮都磨破了,有的露出了鲜肉,还往外渗血,卫生员拿着药水瓶和药棉,给磨掉皮的同志消毒,避免感染了。捣固手因在狭窄的空间捣固,完成捣固任务后,出来都直不起腰来,弓着腰走路,双手被钢筋铁丝扎破了皮。我这个刚上任的排长卯足了力气的干,完成灌注任务后,已连续工作了三十六个小时,浑身无力,疼痛难忍,不知是怎样从工地回到了营房。我就问,侯卫生员,有没有药给点吃,减缓一下这类不适的症状,侯卫生员说不用吃药,我学了个新针法,给你扎一扎干针,睡一觉就好了,侯卫生员就给我扎干针,在我脖子上,背部,肩部扎了几个干针,扎完后我就到海边厕所方便,准备回宿舍休息,不成想愈来愈不适,疼痛难忍,喘不过气来,回不了宿舍,我就往卫生队走,到了卫生队我就躺在诊床上,我告知军医我不行了,几个军医给我诊断,都诊断不出病情,这时老刘军医来了,他说从症状上看可能是气胸,其他军医说怎样可能得气胸呢?我多次说我扎干针了,可是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军医都听不见,就把我送到病房视察,中午军医都下班了,我就在病房躺着,睡也睡不着,起又起不来,下午一点多钟,我的床就晃动,房子也晃动,只听外面有人喊了(我记得那是1969年7月18日渤海大)我没有起床的力气了,就躺在床上等死,这时候住院的四班长吕成敏进来,他说2排长,了快跑,我也动不了,他把我背出了病房,我就在卫生队院子里抱着一棵柳树,再也不能动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老刘军医来了,找人把我抬到了病房,只听刘军医说肯定是气胸,赶快给作战室汇报,要快艇来,送到岛外医院抢救。天快黑了,我听见外面有人说快艇来了,快把病人抬出来,只见几个人拿来担架,把我放在担架上,打了一个急救针,把我抬出病房,走到卫生队门口又给我打了一针,把氧气管插到我鼻子里,他们把我抬到码头时,又有人喊了,可能是,我在担架上感觉不出来。副王铭德路过码头,看见是我,王副说二排长你怎样了?连长和都不知道吧?我只是笑着,心里很明白,我说话他们也听不见,在老刘军医的陪同下把我送到了南长山,抬到救护车上把我送到医院,我就失去了知觉,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真的是死了一回,等第二天我醒过来,恢复了知觉,但还是很痛,外科主任告诉我,你是气胸,胸膜破了,只能进气不能出气,肺压缩50%很危险,抽出500毫升气,医治一段时间就好了,注意不要留下后遗症。我住了10八天院,打了十八天青霉素,是老刘军医救了我1命。

我们当兵的人是不言苦和累的,以苦为荣,以苦为乐。好像越苦越累越有成就感,完成了大炮头的灌注任务后,战士都疲惫不堪,不想吃饭,只想睡觉。

我自退休后,经常想起和战友们的那些经历,就像电视剧一样,不停地播放着。住在荒无人烟的海岛上,工作在国防坑道里,确实是又苦又累又危险,现在回想起来,我有时说,打坑道真不是人干的活,那就不是人遭的罪。

老英雄回娘家

内长山要塞区守备31团一连,是1938年由游击队改编的英雄连,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前后出现出23名1、二、战斗英雄和战役集体及众多的模范个人,被称为能攻能守的英雄连,抗美援朝回国后,驻扎在长岛县大竹山岛上,每一年新兵下连,连队有个约请老英雄回连队的传统,我们说是老英雄回娘家。每一年约请一级战斗英雄秦建彬老连长,回大竹山讲一连的光荣业绩,鼓励我们发扬一连的光荣传统。在艰苦的海岛上,以苦为荣、以苦为乐,守好祖国的东大门,为英雄连这面旗帜增辉添色。

抗美援朝战争时,秦建彬老英雄是一连一排三班的老班长,后来在一连任连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秦建彬带领一班组成突击敢死队,参加了的金鹤山攻守战″,荣立特等功。

在上牌里212高地坚守战中,三班为尖刀班,直插212高地阻挠美军的进攻,三班的同志登上212高地,挖战壕,修工事,做好坚守212高地的战斗准备,在212高地阻击战中,三班以一个班的兵力,阻击美军一个营的进攻,多次进攻都被三班的勇士击退了。阻击战打的很艰苦,战友勇敢的牺牲了,212高地上只剩下秦建彬一个人,子弹、手榴弹打光了,与上级失去了联系,秦建彬同志把牺牲战友的枪架在战壕前的各个方向,以迷惑敌人,搜集到零星子弹和手榴弹,围着战壕转着圈打击敌人,在子弹、手榴弹全部打光时,他在中找到1支爆破筒,拉着了导火线,将爆破筒用力扔向敌群,天黑能见度低,鬼子以为秦建彬缴械投降了,纷纭上前,还未等他们弯腰伸手,爆破筒炸了,这一堆爬上来的鬼子全部炸死,秦建彬同志也被震晕了,后面没爬上来的鬼子不明山上情况,屁滾尿流的跑下山去,后续接应小分队及时的赶到,阵地仍然是我们的!战后秦建彬同志被评为一级战斗英雄,荣为活着的,遭到了主席和的亲切接见,并同主席和一起吃饭,为英雄的一连增光增色。

一连是能攻能守的英雄连队,一排是以英雄李干排长的名字命名的李干排,三班被三次评为战役模范班,荣立一次集体一等功,所以被称为三模一功班,解放大上海时,为不惊扰老百姓,露宿在上海街头,模范的遵照了大众纪律,遭到了上海市民的好评。一连有着光荣的传统,战争年代被荣为能攻能守的英雄连队,是一支特别能战役的部队,和平环境、坚守竹山岛、以苦为荣、以苦为乐,没有一连完不成的任务, 特别是在守岛建岛的国防施工中,只要有坑道施工任务,团党委放心的安排一连上,大竹山的每条坑道,都有我们一连的心血。

我是一连的兵,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对一连有着深厚的感情。退休后,赋闲在家,写了几篇小短文,回顾在一连的奋斗历程,眼前不断显现出老战友的面孔,心情激动。感谢现代化的科技,让我又和老战友联系上,一起回想当年的点点滴滴。

今年是建军91周年,也是一连建连81周年,在这个重大的节日里:

祝全军和武警部队节日快乐!

祝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

祝我们一连的老兵身体健康!

回首十六载

19岁应征戌边疆,驻守海岛大竹山;

脚下尽是鹅卵石,天上海鸥来相伴;

难寻淡水和粮田,没有居民无炊烟;

杂草丛生是荒山,四面环海呈孤岛;

守卫海岛意志坚,以苦为荣心里安;

坚守六年未出岛,七年才把家来探;

我把竹岛当故乡,十六载军旅磨练;

元勋英模为榜样,艰苦环境苦也甜;

转业地方干公安,再为人民做贡献;

退休后居家养老,军人本质永保持;

年过古稀精神好,读书学习待坚持;

不断汲取正能量,确保晚年体康健;

前方如有战事紧,申请回岛再坚守。

大竹山老兵:初钊建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坑道

探和开采时在矿体或围岩中开凿成的空硐,又称巷道或井巷。

钻机

钻机(drill)是在地质勘探中,带动钻具向地下钻进,获得实物地质资料的机械设备。又称钻探机。主要作用是带动钻具破碎孔底岩石,下入或提出在孔内的钻具。可用于钻取岩心、矿心、岩屑、气态样、液态样等,以探明地下地质和矿产资源等情况。

宫颈炎吃什么药好
佝偻病枕秃属于哪个阶段
风湿用什么药消肿止痛
静脉曲张发痒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